软包装VOCs治理现状:多种治理技术难以取舍 企业治理成本难以承受

自2015年10月1日VOCs治理进入核算计征期以来,软包装企业对于VOCs的关注可以说是空前高涨。但是要下定决心选择一套解决方案却并不容易,一是对于微利的软包装行业来说,治理成本压力太大,同时,对于相关收费标准、如何申报也并不清楚,很多已被重点关注的企业已经在积极行动,但也有大部分中小规模的企业仍然采取了观望态度。

一、软包装企业VOCs治理的困难与顾虑

在包装印刷行业,吸附回收法和催化燃烧法是目前国内VOCs综合治理的两大类主流技术,而在台湾,触媒法在包装印刷VOCs治理上运用更多。

回收法一般用于废气中组分比较简单、有机物回收利用价值较高的情况,因此,炭吸附一般用于VOCs浓度小于5000PPM的情况,所以适用于印刷和粘合剂等温度不高、湿度不大、排气量较大的场合,尤其对含卤化物的净化回收更为有效。

这类方法的优点是:可以回收大量溶剂,经济效益好;但缺点也非常明显:吸附回收效率不高,一般在70%左右。

燃烧法简单来说,则是一种类似热氧化的方式来处理VOCs,其热回收率高达95%~98%。对于包装印刷中高浓度(>5000mg/m³)的VOCs,可采用这种销毁技术将其降解,如蓄热催化燃烧技术,去除效率可达99%。

回收法和燃烧法是国内VOCs治理的主流技术,但软包装印刷行业的VOCs主要来源于油墨、胶水现场配制存放时溶剂挥发产生的废气和油墨槽、胶水槽及产品进入烘箱前溶剂挥发产生的废气等,特点是风量较大,浓度偏低,多种溶剂混合,回收经济价值略低,回收回来的溶剂也难以处理。(具体的各类治理技术介绍见本刊第 10 页《广东省印刷行业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废气治理技术指南(摘要)》)

故而对于软包装企业来说,就算是不考虑投资成本,要从这么多技术中,选择一种适合自己企业的治理方式也非常困难。

现在,也有很多人将希望寄托于“第三方整体服务模式”。如雄县目前就选择了这种模式。

河北雄县人民政府与先河环保签署了一份合作框架协议,先河环保将为雄县辖区内包装印刷行业VOCs污染综合治理提供第三方整体服务,项目整体投资约18亿元。

雄县地处京津冀都市圈核心区域,塑料包装行业是雄县第一产业,拥有各类包装印刷设备10000余台(套),年产值112.5亿元。雄县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塑料包装印刷基地。

根据协议,先河环保分期投资建设溶剂分离提纯中心作为雄县辖区内包装印刷企业VOCs污染治理、回收溶剂提纯利用的公共服务平台,为雄县企业提供VOCs溶剂的资源化利用服务,降低企业VOCs污染治理成本,并力争建设成为面向京津冀地区的溶剂循环利用基地;与辖区内包装印刷企业开展VOCs污染第三方治理合作,为企业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建立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收集装置、解析装置及运营体系;为雄县政府建立有机物排放源在线监控平台。

雄县选择了第三方服务商进入,建溶剂分离提纯中心,应该可以解决企业回收溶剂的后顾之忧。这套模式能否达到预期效果,目前大家都在关注。

二、软包装企业目前的治理现状

从环保部发布的国家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到国务院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国十条”),再到环保部与重点区域、重点城市签署空气质量责任书,特别是随着2014年11月26日《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的通过和2015年1月1日国家新《环保法》的实施,大气污染控制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软包装行业从2013年起,就已经开始VOCs的治理。

现在,一些已经上了治理设备的企业效果怎么样?他们对于治理有哪些建议和看法?而还未上治理设备的企业又在顾虑些什么呢?

1、已安装相关治理设备的企业

江阴宝柏陆锦霞:

目前有多种VOCs治理技术及手段,但我个人最看好冷凝回收处理,因为此种方式对环境污染较小的同时,又可以将溶剂二次回收利用。我们公司目前采用的就是回收利用的方式,但只是回收复合所用的单一溶剂乙酯,然后再次用于印刷,而对于印刷所采用的多种溶剂较难分别回收!

我们企业一直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对于国家实行的政策非常支持,因为前期已经上了VOC回收装置,现在只是要单独考虑印刷所用的溶剂的处理方式!

广州信安包装有限公司傅志恩:

VOCs治理看好固定床活性炭吸附加上冷凝回收装置。

因为活性炭吸附能力强,基本可达到VOCs零排放的目标;此外加上吸附后的冷凝回收可以再利用有机溶剂,达到循环使用的节能环保方针政策。大的方面保护好环境,小的方面可为企业节省70%采购有机溶剂的成本费用。

本公司现在使用的是活性炭吸附治理装置,效果尚在评定中。

10月1日执行的包装印刷行业VOCs计量方法企业承受能力有限,需要一个过程才行。如政府应对企业添加的环保节能装置费用和耗材费给出一定比例的补贴,另外对活性炭吸附后的废渣的无偿回收应给与适当的空间,这样可以提高企业投入的积极性,向健康环保的理念发展自我,造福社会。      

佛山华新彩印吴总:

我们公司选择了等离子体净化技术来处理VOCs,等离子体又称物质第四态,它是包含足够多的正负电荷数目近于相等的带电粒子的非凝聚系统。

其基本原理是利用极不均匀电场,形成电晕放电,产生等离子体,其中包含大量电子和正负离子以及具有强氧化性的自由基,它们与空气中的污染物发生非弹性碰撞,附着在上面,并且打开有害物质的化学键,使其分解成单质原子或无害分子,从而净化空气。

主要包括两方面:

1 .在产生等离子体的过程中,高频放电产生的瞬时高能量,打开了某些有害气体分子的化学键,使其分解成单质原子或无害分子。

2.等离子体中包含了大量的高能电子、离子、激发态粒子和具有强氧化性的自由基,这些活性粒子的平均能量高于气体分子的键能,它们和有害气体分子发生频繁的碰撞,打开气体分子的化学键生成单原子分子和固体颗粒,同时产生的大量-OH,H2O,-O等自由基和氧化性极强的O3,它们和有害气体分子发生化学反应生成无害产物。

这套设备自安装运行以来,目前效果还不错。但是,企业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技术净化后需要处理废水,需要同步配置沉积分离的废弃物处理系统处理废水。

虽然我们已经上了这套设备,但据我了解,不管如何末端处理,排污费肯定要付的,但是企业采取了措施减少排放,可以大大降低付费;其次是尽可能多用环保材料,真正实现零排放,避开征收。

东莞某软包装企业:

我们已经安装了溶剂回收系统,目前非常头痛回收溶剂的处理问题:纯度不够,不敢掺入新溶剂里使用;这些溶剂是易燃易爆物品,放在车间也是极大的安全隐患;同时也没有企业愿意前来购买这些回收溶剂,溶剂也不能简单倒掉。

自今年10月1号起北京已经对VOCs的排放量进行收费了,随着国家及省市级地方政府和环保部门的政策落实,我们这些软包装印刷企业将首当其冲。收费标准为40元/公斤,这对我们软包装企业来说是致命一击。

常熟富士包装总经理陆耀忠:

我们企业早在2013年就开始在印刷、复合设备上安装活性炭吸附装置治理VOCs排放,经过15m的高空管道排放,效果在短时间内还可以。但是更换活性炭频率高,运行成本也相当大,并且仍然存在排放不彻底的问题。

根据我们实际使用的情况来看,我个人建议采用直接催化燃烧法,这种方法既彻底又环保,但前期投入较大。

对于即将执行的包装印刷行业VOCs计量方法,我觉得企业在目前大环境下再艰难也必须承受。我想这是我们国家治理环境的国策,我们只有自身想办法来改进,一是抓紧设备的更新和改造。二是引进水性油墨新材料新工艺印刷。三是给客户提供节能环保的新材料,尽量减少包装印刷版面的油墨使用量,总体来讲,我们印刷软包装企业面对目前新的环保治理收费,压力相当大。

无锡德华彩印谢伏将经理:

对于VOCs治理,我比较看好直接燃烧法:直接燃烧需要废气有较高的溶剂浓度,通过循环烘道热风,提高废气中溶剂浓度的同时也可以节约能量;该方法无催化中毒、无吸收剂中毒、失效等风险。

目前我们正在上直接燃烧的处理方法。

上海当纳利印刷有限公司黄炳林:

我们采用的VOCs处理设备是美国产RTO,即蓄热式燃烧炉,采用燃烧法处理VOCs。目前我们3台轮转印刷机,以6万张/小时的生产速度生产,产生的VOCs量全部进这两台RTO燃烧处理,目前还有余量。我们正准备再并入一台胶印机,让其产生的VOCs也进入RTO系统燃烧处理。目前我们处理的效果非常不错,国家排放标准是30mg/m3,我们已做到0.13mg/m3。

无锡某企业:

我们目前主要是在复合环节使用回收技术,虽然是单一溶剂,看上去很容易回收使用,但实际上回收的溶剂水分很大,不经过精馏处理,根本没法使用。而使用燃烧法对企业的细节控制要求非常高,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做好,我们也并不看好。

某软包装企业胡经理:

回收使用存在成本过高的问题,且将回收溶剂用于印刷的话,问题也较多,且回收率会逐渐下降。设备维护运行费用较高,回收混合溶剂不易处理。我们目前在干复设备上回收的乙酯效果较好,也可正常使用。但干复设备链接回收装置后,使用水胶、醇溶等产品时,就要和回收管道断开,很不方便。

但是VOCs治理是大势所趋,社会发展的必然,所以企业只能积极应对,积极调整,选择最适合自己企业情况的技术。

杭州新光塑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蒋建清:

我们主要生产食品包装和各种薄膜,年产值超过亿元,目前我们有2台北人印刷设备,2台富士干复机,每月耗电量约20万度,每月油墨用量200多吨,胶水200多吨。全年计算下来,使用溶剂约400多吨。按照我们的生产情况,我们选择了燃烧法,就是把收集起来的VOCs烧掉,设备用的是我们当地一家企业的设备,目前效果还可以。除此之外,我们也正准备上无溶剂复合设备了,进一步从源头减少VOCs的排放。

湘潭长城彩印包装有限公司VOCs项目负责人何东美:

我们主要生产槟榔袋和熟食袋,目前订单饱和,需要扩充产能,年产值约1亿元。我们有4台凹印机,4台干复机,2台无溶剂复合机。目前,我们使用燃烧法处理VOCs,设备是今年8月份投资100万上的。遇到的主要问题是出风口压力不够,废气不能够完全输送到燃烧管道,造成溶剂残留。我们从18万千瓦升级到37万千瓦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这台设备只能边运行边调整。

现在治理技术很多,但各有利弊。用氮气吸附会存在氮气味道,食品包装企业肯定就不适合用了。而蒸气脱附则存在需要安装锅炉、还要考虑安装位置、投资成本过高等问题。所以,就算是我们已经上了燃烧法来治理VOCs,我们仍然关心不同类型的企业,最应该上什么样的VOCs治理设备,什么是最适合的,希望能有一个指导性的文件或是方案出台。

2、准备安装治理设备的企业

广州市溢洋塑料制品有限公司龚天军:

我们是小企业,一年大约3600万产值,有2台凹印设备,2台干式复合机,1台无溶剂复合机,每月用电6万度左右,电费大约5~6万元,每月溶剂胶大约需要3t,无溶剂胶接近2t/月。我们的VOCs排放量并不多,目前正在考察活性炭吸附技术以及清洁生产技术。我个人更看好燃烧法,但是燃烧法怕回火,同时也怕压力不足,溶剂不能完全燃烧,会回流,则导致溶剂残留。

湖南源友包装彭建柳:

我们是超小规模企业,目前年产值3千万左右。对于我们小企业来说,投几百万去上溶剂回收,不大现实。所以我们准备选择燃烧法,目前正在考虑绿洋洲的设备。对于我们小企业来说,这种办法比较实惠。一是几十万的设备投资得起,再加上燃烧的热能还可以再利用,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有吸引力。目前我们还是靠烧煤来供热,一个月要近1万吨煤,需要五万元左右。如果上了燃烧法,不仅可以处理好VOCs,还可以减少我们烧煤的成本。

目前我们还比较担心溶剂残留的问题,明年会上无溶剂复合设备。相信明年我们就可以处理好溶剂残留和VOCs挥发的问题了。

浙江省平阳县滨海塑料彩印厂陈少栋:

我们主要生产食品包装,目前正在筹建新厂,年底新厂投产,我们会上无溶剂复合设备。印刷方面的VOCs治理技术还未考虑好,主要是成本问题。

温州某软包装缪总:

我们已经有3台无溶剂复合设备,每天至少运行17小时,80%的产品用无溶剂复合,所以复合环节的VOCs基本已经没问题了。印刷环节的处理,准备随大流,目前我们比较看好燃烧法。

河南爱美包装王总:

我们有4台印刷设备,2台复合设备(其中1台是无溶剂复合),每月耗电量大约2万度,油墨用量1t左右,每月无溶剂胶水用量2t左右,每月印刷溶剂用量约2吨。

目前我们正在全面考察各种VOCs治理技术,还没有最后决定怎么处理,但是我们已经排除了回收法,因为设备投资大,而且运营成本太高了,无法承担。复合我们已尽量使用无溶剂复合,现在印刷方面我们在积极试用水墨,我们更多的还是倾向于源头治理,清洁生产。

广州仕利佳包装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延彬:

我们主要生产面膜、食品包装袋等产品,目前有2台印刷机、2台复合设备,每月耗电量5万度左右,现在正积极了解各种VOCs治理技术。综合来讲,我比较看好的治理方案是:溶剂回收+水墨印刷+无溶剂复合,既从生产源头减少VOCs的排放,也积极在末端回收。

湖南恒泰包装有限公司王范:

我们是小企业,年产值大约1200万,主要做食品包装,明年准备上药品包装,10万级洁净车间也已经建设好了。目前我们有2台印刷设备,3台复合设备,每月电费需要2.5万元左右,油墨费用大概也是5万元左右。虽然目前还没有上VOCs治理技术,但我们的清洁生产抓得还不错。现在也在多方了解相关VOCs治理政策和技术,很多情况还不了解。

永志李庭光部长:

每个公司应根据自身的特点选择不同的治理措施,自身的特点比如产量规模、溶剂挥发量、产品工艺涉及使用溶剂的种类多少、工厂布局、电耗和气耗的成本等因素特点,我比较看好燃烧处理,但燃烧的具体方式没有确定,这涉及碳排放的问题。目前我们正在多方考察相关技术,很遗憾还没有看到国内实际应用成功的案例。

创基包装李健中:

我个人比较看好改变生产工艺,转用水性墨、水性胶或无溶剂复合,小规模企业只有往这个方向努力才可能,大企业或许可以高投入,企业规模不同选择的方法也不一样。我们会更多的关注无溶剂复合,不仅环保,而且企业生产成本可以下降几个点。

三、软包装行业VOCs治理的建议

当下,软包装企业已安装了溶剂回收设备或是燃烧法设备的企业,可以说,都取得了一定的治理效果,在运行中,虽然这些技术也显露出了一些不足之处,但随着各类技术的发展,相信会越来越成熟。另一方面,尚未安装的企业也正深入了解各项技术。可以说,当整个行业都在关注VOCs的时候,对技术的发展将会产生难以估量的推动作用。所以,虽然当下有困难,但这些困难,一定会被克服,企业一定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解决方案。

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绿色印刷及VOCs治理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建军:

很多企业在担心一次性投资及运营成本的问题,我个人建议按企业不同的规模考虑不同的治理模式。比如,大企业自己投资,单独处理;相近地域的中小企业则可以向第三方服务商购买服务。而作为设备企业,也可以积极引进第三方服务商,以解决资金的问题。

目前,据我所了解的信息,无溶剂已纳入“十三五”计划,这必将促进这一复合技术的更快发展,也就是说,在复合环节,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那么企业可以更多的考虑印刷环节如何做好末端治理。

治理虽然有困难,2016年估计也会比较混乱,但是企业一定要重视,一定要行动。因为一旦开罚,没有企业能承受这个罚金!

以北京圣通为例,这家印刷企业年产值在6亿左右,利润大约贰千万左右,按他的排放量,他每年至少要交200万元/年的费用。

还有一种情况,企业也在担心:比如印刷印废了的废料,废料上的油墨、胶水产生的VOCs量是否可以减掉?油墨买了又退了,这些量又是否可以在核算量中去掉?

这些在试行阶段应该都会慢慢清晰,有明确的规定。企业当下一定要积极关注当地的收费政策,积极和VOCs治理产业链上的各个企业沟通,寻找最适合自己企业的治理模式。

陈志雄(加铝宝柏前亚太区总裁):

回收溶剂要变成循环经济,企业才能有动力。企业在选择治理技术时,要根据自己的VOCs浓度和总量来考虑。比如选择燃烧法的话,若VOCs浓度不高,还得提高它的浓度或是添加物质进去才能燃烧,或是印刷、复合减少风量,提高浓度。

我个人建议VOCs应从源头加以控制,从源头控制,不仅仅是清洁生产,还应考虑受控因素和不受控因素。比如,有些企业油墨和胶水的桶,桶盖敞开放置,也会产生一定量的VOCs。这种属于不受控因素,没有固定的量。要靠企业的现场管理来严控。

在这个时候,企业应该好好考虑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据我所知,在北方有两家比较大的企业,目前处于停产状态,他们都有10条以上的生产线。而湖南银腾,虽然只有5条生产线,目前却发展得很好。所以,企业不要单独考虑产能,产能增加了,风险也增大了。环保治理也是一样,在选择时一定要考虑风险!

四川塑料包装协会周家强会长:

对于回收方法来说,干复机是可以的,因为浓度高,因为一般会采用三级风箱串连。目前印刷环节难处理,有一点也是因为浓度不高。个人建议印刷机上的烘箱也可以串连设计。还有就是热泵的应用。热泵其实就是个空调,产生的热源可以用于印刷机,这样把回收系统和热泵相结合,节约的能源成本至少可以补贴我们处理VOCs的成本。

同时,也建议设备企业多考虑价格问题:我们一台彩印设备才要一百多万,装个回收系统要280万,说白一点,就是给印刷机装个套子,结果套子比里子还贵!这个价格企业的确难以接受。

我们协会也在寻找解决方案,希望能够有一个适用的、企业能接受的方法。

四川塑料包装协会秘书长周久宁:

我们川西软包装行业大企业不多,比较上规模的,如清洋宝柏,据我了解是上了治理设备,但是效果不理想,并不成功。北斗目前也比较迷茫。大家目前比较担心的是回收回来的溶剂怎么处理? 而且溶剂回收还需要降温,需要处理废水,对于企业来说,增加了很多工序。

川西无溶剂复合设备上得多,复合基本都没有VOCs治理的问题了,目前主要是印刷方面,希望有企业可以专门处理回收溶剂。

目前我们也在考察燃烧法,但又害怕风险太大。

所以特别希望彩印企业、回收设备企业、热泵节能设备企业、复合设备、印刷设备等产业链上的企业能够通力合作,一起探讨一个能让我们治理好VOCs,又用得起的方案。

通泽董事长左光申:

对于VOCs治理,这是全行业当前的头等大事,无一能回避。

治理的重点和难点在中小企业,而且是分散的中小企业。有些集中区域的中小企业可以由政府组织,一起集中治理,但多数分散的企业则必须主要靠自己。

治理的关键点在于印刷和复合工艺。而相比较而言,印刷是难点,因为目前印刷还没有公认可行的源头控制技术。

总之,不论是末端治理还是源头控制方案,技术上可行、经济上合理是两个基本要求。

我个人认为还是要优先从源头控制入手,因为这样可以避免末端治理可能带来的后遗症。

目前已经见到的末端治理方案基本上都是针对大企业的,适用范围很窄。末端治理最终这些设施本身就可能就变成负担,因为过几年源头技术成熟了,不需要末端治理了,现在的设施如何处理?

同时,企业有两个概念要明确:一个是达标排放,一个是总量控制。比如所有企业都达标排放了,但行业排放总量仍有可能不能满足目标要求,那就有可能还会提高排放标准。从政府角度看,总量控制是最终目的,达标排放更像是一个手段,所以排放标准有可能会随时间而改变。

目前有些采取观望态度的企业,有一种心理是:反正大家都得交钱,最后也是消费者买单。“大家都得交钱”的说法很危险(对企业本身),因为2~3年后,治理和不治理的企业完全不在同一序列之内。

所以虽然有些技术都还有待完善,企业自身还是要积极采取措施治理VOCs,尽早做出最适合的选择。

清本环保工程(杭州)有限公司销售工程师朱俊志:

从我们做有机废气治理企业角度来看这个行业的发展,行业在治理VOCs时,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个是政府层面。国家已经开展包装印刷行业的排污收费工作,但具体标准及政策还没有落实,地方企业还是在关注。因为这个行业就业人口多及产值大,现在中小企业毛利一般在3%~5%左右,一下子让其投入较大的环保治理成本,一般企业难以承受。所以政府这一步如何走出?因为涉及治理方案不一样,以后还会涉及到碳排放交易,政府面临的治理压力也不小。

第二个是包装印刷企业本身。目前我们行业进入门槛不高,企业分布众多,随着劳动力成本及租金的上升,企业的盈利空间越来越狭窄。当前很多企业转向使用水性油墨及醇性油墨,搞清洁生产,从源头来减少废气产生。但对于一些高端产品,油性油墨还是有很大的市场。水性油墨生产线的效率低下也是个问题。所以,目前行业面临转型需求,但技术还需成熟,所以也必须在清洁生产的同时,考虑末端的尾气治理。

第三个是有机废气治理企业。每个企业都有自身独特的技术,但包装印刷行业排放废气比较复杂,单一的治理方案难以解决。目前各个大公司都在整合资源,尤其是上市公司像我们聚光科技,都在寻找合适的有机废气治理公司来合作或者收购,这个行业需要多方合作共赢。

江苏百瑞特李功亮:

这次VOC治理,彩印厂是在劫难逃,企业不用抱侥幸心理,一定要积极面对。我个人的看法是末端治理在彩印行业行不通,回收、分离的费用都很高,节能和减排目前还是一对矛盾,回收一吨溶剂大概要3000~4000元的费用,换算成能耗是多少?

所以还是要从源头来解决这个问题。

复合工艺,无溶剂加水胶已基本解决,印刷方面,水墨的技术发展也很快,彩印厂配合油墨厂,尽快突破水墨的应用技术瓶颈,是比较好的VOCs治理方案。

油墨厂,彩印厂,制版厂,设备厂要通力合作,才能共同受益。

最近很多厂家已经行动起来了。现在我接触的企业中,比较积极主动的还是大厂多,而中小厂现在咨询的水墨水胶还是从降低成本去考虑,关注重点错了!现在的问题不是赚不赚钱的事,是能不能可持续的发展下去的问题。企业也不要有法不责众的想法,想想残留溶剂从10mg/m2标准提高到5mg/m2,一开始企业也是哀声遍地,现在企业不是都做到了!

所以,关键还是企业要下决心。

从技术角度来说,我个人认为让复合工艺没有VOCs排放的最佳解决方案是:水性聚氨酯粘合剂和无溶剂粘合剂配合使用!

1、无溶剂以其高生产效率,低复合成本,无有机溶剂排放等一系列优点正迅速地在软包装市场发展壮大。但就像人无完人一样,无溶剂复合目前也还有一定的局限性,且目前的占有率预计也只有30%左右。

2、水性聚氨酯粘合剂(国家专利号:1709846)除具备其它水性粘合剂的基本优势外,还以其耐水煮、可抽真空、冷冻、复合镀铝产品镀铝不转移、强度高、适应基材广、熟化时间短、热封耐温性好(可烫拉链)、不分轻重包装、在现有干复机上可以使用、复合成本低(和溶剂型相比)等特点,已迅速被广大客户所接受。

3、据现在已采取这两种聚氨酯粘合剂配合使用的客户反馈:这两种粘合剂,恰恰可以取长补短。功能重合部分比成本,功能互补部分互相配合使用。这样可以使复合车间基本消除溶剂挥发的异味!(除特殊功能的产品,如高温蒸煮类、液体农药包装等。)

4、从复合成本上来说:溶剂型聚氨酯高,水性聚氨酯中,无溶剂聚氨酯成本最低。

5、没有无溶剂复合机的厂家,可以基本上用水性聚氨酯粘合剂来替代溶剂型聚氨酯粘合剂。

洛阳天宝孙总:

企业都在担心回收回来的溶剂处理问题,其实我们早就做过回收企业溶剂的工作。我们为企业提供设备,企业将回收回来的溶剂再卖回给我们。当时已经可以回收3万吨/年。为什么当时我们可以做这件事呢?因为当时我们以1200元/吨收回,可以4000元/吨卖出。但是自从石油降价以后,现在800元/吨也没人要了。这个差价单靠我们一家企业是无法承担的,所以无奈之下,我们暂停了溶剂回收。

但是,在2014年,我们推出了溶剂回收再利用技术,将整个产业链圆起来。即回收的溶剂不再卖出,而是经过处理再循环使用,这样就可以不再受外部经济的影响和制约,保证VOCs治理的连续性。目前,我们在江浙已经有80多台设备在多个行业正常运行。软包装行业是最近才开始关注VOCs,对相关治理技术了解不深,加上一次性投资大,所以很难下决心选择。个人建议可以多去参观已有治理设备的企业,我们也欢迎大家实地考查,深入了解,亲眼所见,做出正确的判断。

深圳世纪天源总经理邓间今:

我们目前的治理技术主要是通过分子筛过滤吸附-真空解析-金属膜分离的联合工艺来处理包装印刷行业的VOCs,可以低成本、高效率地回收挥发性化学溶剂,回收后的溶剂品质好,易于纯化,不产生二次污染(解决了很多回收技术还要处理废水的问题),在相同条件下耗能可以低70%以上,回收利用率90%以上。

针对企业觉得超难的“溶剂回收难处理”的问题,我们推出了就地精馏的回收再利用技术。就地精馏如果是油墨企业使用,需要注意一点,就是如果溶剂里面有正丙醇、酒精的话,会增加精馏的难度,因为正丙醇具备双向性,它既溶于水,又属于“油”。同时,精馏装置涉及安监部门的管理,这也是企业要考虑的。

鸿昌化工何光前:

现在软包装企业都在头疼VOCs治理的问题,尤其是印刷环节。我个人建议可以使用高固含、低浓度油墨来从源头减少VOCs的排放量,比如醇溶油墨,现在已经很成熟了,与其它溶剂型油墨相比,醇溶油墨至少可以降低50%的VOCs挥发量。除了从源头治理,末端治理方面的技术我比较看好溶剂回收。

渭南印机杨经理:

今年各地彩印厂更新机器的不少,很多企业都在考虑治理问题。溶剂回收技术,大家都在担心运营成本高,但是废气的温度是很高的,如果能将这部分热能转化给复合、印刷使用,可以大大补贴治理费用。像印刷机一样,二次利用热能,可以通过在烘箱方面下功夫做到这一点。

东朋梁工:

VOCs治理技术各有千秋,燃烧法的处理方式快速直接,能处理各种有机溶剂,燃烧产生的热能可再利用,排放物为二氧化碳等。

回收法前期投入大,多种溶剂同时回收存在一定难度,提纯后溶剂可循环利用,排放物少。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合适的方法,比如溶剂复杂的选用燃烧法,溶剂单一的选用回收法,长远来说感觉回收法更好一点。
东朋是一家从事环保印刷油墨、聚氨酯胶粘剂等高新材料生产加工的大型企业,采用密闭式工艺,半自动化流程作业,VOCs排放极少。环保等部门定期抽查结果均符合相关要求,暂无VOCs治理设备安装需求。

只要仔细了解过VOCs计量方法,大多数人应该会认为在正常范围内,只是执行起来有一定难度。如果真正是按相同的要求去管理企业,大家的排放比例及治理费用比例应该接近,对成本的影响也是接近的,因此不存在谁不能承受的问题。关键是我们如何做好内部管理,在微利时代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珠海瑞龙水墨袁伟:

现在VOCs治理,大家认为是水墨发展的大好时机,其实未必。如果国家规定相关塑料印刷不能有溶剂残留,这才是水墨主导的时机。水墨是有溶剂,它的溶剂就是纯净水。

在欧洲一个做凹版印刷的朋友对我说,在英国,如果印刷就必须是水墨,要不就以一年计算,超过了多少吨溶剂就开始罚钱。起步价是两百万欧元。如果有机会出国看看别人的印刷展,就会看到他们印刷出来的产品很粗糙,很简单。因为他们知道,越多颜色,污染及危害越大。

就以日本来说,他们烟包的包装很简单,我见过他们销售最好的烟,就是两个颜色。日本人说:“太复杂的不做,只要监管好印刷包装及其烟草质量就可以。”

所以,我个人认为中国软包装行业的VOCs治理,是整个产业链的系统工程,应该从多角度多环节来减少和控制VOCs,从而达到国家的排放标准。

厦门易统水墨有限公司郭松瑞:

VOCs即将收费,排放VOCs包装印刷行业企业应该做好以下准备:

一是完善治理技术。源头控制、末端治理的技术,可以避免企业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投资也没法完全解决VOCs的排放问题。例如,根据我们多年和印刷企业合作经验,一台八色的印刷机,每天会排放300~400kg的有机溶剂,其中不乏甲苯、丙酮等有毒致癌溶剂。全国数十万台这样的印刷机,每年向大气中排放数千万吨有机溶剂,其污染触目惊心。

当前对VOCs排放的治理方式已进入高速发展期,我认为重点是研发使用环保材料,更新技术从源头治理。VOCs传统的治理方法主要有吸附法、催化燃烧法、生物降解法等。这些方法都是末端处理办法,投资设备成本过高,还容易造成二次污染等诸多问题。广东中山天彩包装2014年花费1100万元投资VOCs治理设备,设计每年可实现减少1400吨有机溶剂,可实际上使用该设备,能耗高于企业的利润成本,该VOCs治理设备不开或很少开。

如果全国的印刷包装企业都以此类推,明减暗排,VOCs治理还是一纸空谈,所以建议重视完善的源头控制、末端治理的技术,既减少了排放,又节约了企业运营成本,一举两得。

二是适应需要过程。目前行业普遍不景气,约90%的企业业务下滑30%~40%,很多企业担心VOCs治理将令软包装行业雪上加霜,又增加企业的投资成本,这将会成为压垮众多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也会增加社会失业率,希望能有一个更长的适应阶段。

三是要有前瞻意识,提前做好源头控制技术、人才储备等。

现在复合工艺通过无溶剂和好的水性胶,特别是水性聚氨酯胶,基本上已经解决了溶剂排放问题,水性墨现在也已经可以解决50%的印刷有机溶剂排放问题。且不需要增加企业的任何成本,有些还可以降低成本。企业只需要改变一下操作和使用习惯而已。

日益严重的大气污染已经成为我国目前环境治理工作中不得不面对的重大问题,印刷企业责无旁贷,应积极参与到这一全社会的行动中来,履行我们的社会责任,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四、政府扶持政策相继出台

设备投资大,运营费用高,对于大多数中小规模的软包装企业来说,资金短缺是最头疼的问题。据中国环境科学学会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华南理工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院长叶代启介绍:“根据我们的研究,包装印刷行业每吨VOCs的治理成本大约为2.62万元,这是达到非常严格、完善的治理程度所需要的成本,目前企业可能还无法一下子达到这么高的控制要求。”

故而,很多软包装企业都非常希望政府能够出台明确的优惠和扶持政策,帮助企业迈过VOCs治理这道“难关”。

目前,北京、上海、天津、河北等省市均已颁布相关政策,对VOCs减排企业进行奖励补贴。

北京的补贴政策:

北京市对单个项目总投资3000万元以下的,根据治理效果实行差别化的以奖代补资金支持比例:

①采用先进的污染防治技术,改造后污染物排放浓度低于现行环保标准限值的50%(含),且污染物去除效率大于20%的,按项目总投资的30%给予资金奖励;

②采用成熟可行的污染防治技术,改造后污染物排放浓度低于现行环保标准限值的90%但高于50%,且污染物去除效率大于20%的,按项目总投资的25%给予资金奖励。

单个项目总投资3000万元以上(含)的,补助标准不超过项目总投资的30%,单个项目支持资金最高不超过2000万元。

上海补贴政策:

上海市对256家重点企业和1744家一般企业(VOCs年排放量1吨以上)的VOCs治理项目实施补贴,其中,1744家一般企业按照每家企业20万元的定额标准实施补贴,256家重点企业(包括VOCs年排放量100吨以上的67家企业)按以下标准实施补贴:

1、设备泄漏检测与修复(以下简称LDAR)项目按LDAR系统的实施规模统计,每个密封点补贴10元,单个密封点仅可补贴一次;

2、末端治理项目按末端治理装置的有效处理规模统计,单位处理规模(以标态立方米/小时计)补贴20元;

3、VOCs在线监测项目按在线监测装置数量统计,每套装置一次性补贴20万元。

现在VOCs治理的收费标准是由各省市自己制订,相应的扶持政策各地也会有所不同。软包装企业应该密切关注相关政策,尽量为自己争取补贴,在做好VOCs治理的同时,保证企业持续健康的发展。

五、结语

VOCs目前已处于核算计征期,企业无论有没有上处理设备,无论有没有采取治理措施,目前都要开始学着做一件事:核算自己的排放量,以及准确核算自己应该交纳的费用。而随着多方关注,多方发力,相信会有多种最适合软包装行业的综合治理模式出现,既能处理好VOCs,也能保证不同规模的企业都能有生存发展的空间,让我们共同努力,为中国的蓝天白云贡献力量!

文章引自包装前沿网,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告知!


分享 :